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哈尔滨市道里区ZF强行征用耕地逼死菜农

本帖最后由 明月星空 于 2010-10-9 08:06 编辑

2009年12月末,我们松江村的村长冷凤喜召集村民开会。会上我们群力乡的上届乡长杨同侠主持会议,在这次的会议上,村长只是口头向与会村民宣布,我们的承包田被国家征用。参加会议的村民当时就要求村长,把征地的文件给村民们看一看或者宣布一下。然而,村长却拿不出文件,村民心中疑虑重重。之后,村里又先后召开了几次征地的会议,道里区副区长张明杰(女)也曾参加了征地的会议,而村民们每次都要求与会的领导能把国家征用土地的文件给村民宣读一下,但每次都是领导口头陈述。其实我们村民是通情达理的,既然是国家征用土地,如果有正式的国家文件,我们服从国家的征用要求。但我们最关心是土地的补偿问题。可是,每次会议,对于土地的补偿费标准一变再变,没有定数,严重影响了村民对菜地的管理和投入及种菜的积极性。此时,村民们都在猜疑并确定这不是国家征用,而是非法征地。自此之后,从2010年5月—8月间,我们这些被在征用土地范围内的村民,一直要求道里区ZF、乡ZF和松江村出示国家征用我们村土地的文件,我们始终没有看到国家发改委关于征用该土地的立项审批、国土部门征用集体耕地审批手续、土地评估报告和补偿标准,以及国家征用土地的公告等文件。

三、哈尔滨市道里区ZF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雇人强行毁坏我们承包土地上的大棚、水井、供暖设施,以及大棚里的蔬菜作物

    2010年5月5日凌晨1点左右,我们在没有接到任何文件和通知,以及双方还没签订土地补偿协议的情况下,道里区ZF张明杰副区长和群力乡吕芳乡长指使村长冷凤喜,雇佣5台大型铲车进入我们三家的耕地,强行将我们三家菜地上的温室蔬菜大棚、水井和青苗全部推毁。当我们发现到达现场后,铲车司机疯狂逃跑,在联合村民的帮助下,将其中一台铲车司机抓获,并扭送到GA群力乡**。经了解,铲车司机叫孟祥辉,1984年12月23日出生,山东省禹城市莒镇后总公司庙村人。**对该人进行了讯问,据铲车司机孟祥辉交代,是受松江村长冷凤喜雇佣而来的。与此同时,我们强烈要求GA机关对其依法进行制裁和处罚。就在2010年5月17日,群力乡**所长初阳珉对我们承诺:5月18日给我们一个说法。然而,5月18日铲车司机已被取保候审,当我们得知这一情况后,找到道里区ZF、乡ZF领导反映了这一情况。这天,道里区ZF副区长张明杰和群力乡吕芳乡长在乡ZF会议室接待了我们。可是,作为区ZF领导的张明杰,根本没有站在人民公仆的立场上来维护农民的权益,反而却说:土地是国家的,土地上的一切都属于国家的,所以强推你们土地不负任何责任。我们听到这样的答复后,强烈要求副区长张明杰拿出国家的文件来,最后我们还是没有看到任何文件。5月19日我们又来到群力乡**找到所长初阳珉,初所长却告诉我们说:该案经哈尔滨市道里区GA分局研究决定不予立案。对此,我们气愤之极,可是很无助也很无奈呀!

    四、我们找各级领导进行汇报和交涉,最终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从2009年12月的征地谈判,到2010年8月27日承包土地被毁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始终不停地向区ZF、乡ZF、村委会,强烈要求解决承包土地和蔬菜大棚及设施被强行毁坏,惩处严重违法犯罪行为。可是,我们这些父母官们,没能给我们任何保护,在这9个多月里,没有一个领导出来给我们解决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问题。反而却以权势打压我这些受害的村民。但是,我们还是抱着幻想,通过网上**,向黑龙江省省长心想投诉上访。时至今日,石沉大海。总之,我们已经没有眼泪,可心却在流血呀!

    五、区ZF强行进驻我们的承包田组织施工

    2010年6月9日,一台大型挖沟机开进了我们的承包田,在农田里开始铺路进行施工,500多平方米的丁香树苗已经被毁。在我们发现后,劝其停止施工,并要求施工方对还坏的树苗给予赔偿,后遭到了拒绝。我们无奈就用单薄的力量,阻止其施工机械继续毁损我们地上的财产。然而,2010年7月15日,道里区GA分局20多名JC,在副局长梁伟的带领下来到我们的农田,施工方出动6台大型挖沟机和2台大型推土机,又一次强行开始施工毁坏我们的财产。我们怎么能眼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种植的财产受到**,上前阻止其继续施工。此时,GA分局副局长梁伟指挥多名JC,把王立丽和其母亲刘春清强行拖出。围观的村民们忍无可忍,上前来与JC进行理论和争吵。GA分局副局长梁伟和乡长吕芳,害怕事态扩大难以收场,就用哄骗的方法把我们领到乡ZF办公室后,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和答复。2010年8月24日,我们的农田上,有100多名身穿迷彩服不明身份的人,又一次开始强行施工,王立丽和沈丽娟两个弱女子上前阻止,沈丽娟被**在地。报警后110来到现场把打人者带走后,就把打人者给放了。当道里区副区长张明杰、GA分局副局长梁伟来到现场时,村民燕康杰跪在张明杰的小车前,恳求能给我们做主解决问题,张明杰置之不理,而且确遭到了严厉地拒绝。此时,GA分局副局长梁伟指挥防暴JC将燕康杰强行拖走。

迷彩1.jpg
2010-10-9 08:06


六、农民燕康杰老人被逼在承包田中施工现场服毒,现场JC围观

    2010年8月27日早上8点左右,燕康杰来到自家的承包田,看到很多台大型挖沟机和重型卡车正在菜地里施工,在此之前菜地已被挖出约5-6m的深坑,为了能保护自家农田和耕地,阻止其施工,燕康杰只身下到被挖的深坑之中,手里拿着农药,对着施工人员说,要再继续施工,就以死来保护承包的土地。而施工人员根本不予理睬,施工还在继续,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燕康杰老人服下了农药。就在燕康杰老人服毒时,GA分局副局长梁伟和10多名JC都亲眼看到了这一情景,却是冷眼旁观,没有一人施救。燕康杰老人的亲属王传武,因一人下到深坑难以将燕康杰救出,哭着向GA分局副局长梁伟恳求,赶紧派人下去帮着救人,送往医院进行抢救。然而,副局长梁伟目睹这一切,和对于王传武的呼救无动于衷。因为深坑边都是有着JC围着,不让其他人靠前,大约过了近20来分钟,坑中的燕康杰老人开始抽搐了,副局长梁伟在一片谴责中,才让铲车把燕康杰老人从深坑中弄出,施工方派了一名叫聂术军的工人跟车,与燕康杰老人亲属一起将其送到哈尔滨WJ总医院进行抢救。参加抢救的大夫说,因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机,抢救无效,燕康杰老人含恨而去。2010年8月27日下午,燕康杰家人和亲属在极度悲愤的情况下,将燕康杰老人的遗体运到村长冷凤喜家偏房车库门口,设置灵堂。目的是想让村长冷凤喜看看这一切,对得起我们村民选他为带头人的一片信任吗!
喝药者.jpg
2010-10-9 08:06

   
七、死者家属遭GA机关非法收押,有的已被打成骨折,死者尸体下落不明,天理不容

    就在村长冷凤喜家偏房车库门口搭设灵堂一个多小时之后,GA分局副局长梁伟和群力乡**所长初阳珉,还有数名JC来到灵堂察看地形。晚上7点多钟左右,GA分局副局长梁伟指挥防爆JC封锁了灵堂和通往的所有街道,不让死者的亲朋好友到灵堂前吊唁。此时群情激奋,梁伟又调来几十名防暴JC手持警械,把灵堂团团围住,先将灵堂的灯打灭,然后打砸摧毁灵堂,并将死者家属全部打伤。其中死者的女婿宋业宏腿部被打成骨折、吴秀东右眼打瞎,至今还在哈尔滨市骨伤医院住院治疗。与此同时,就在砸毁灵堂打伤死者家属后,梁伟副局长指挥防爆JC将死者家属7人和前来吊唁的亲属3人全部抓走,关押至今。而且,死者的尸体被GA机关抢走,不知安放何处,尸骨难安。
局长2.jpg
2010-10-9 08:06

   
八、无论强行征地、逼死农民、非法关押均无人过问,百姓已经走投无路

    从道里区ZF强行征用耕地之日起,就是一系列的违法行为,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还有谁来关注生活在这里社会底层的农民?有谁来过问过农民这一弱势群体?尤其是道里区GA机关将死者家属全部非法收押之后,任何一级ZF谁为受害的农民说过一句公道话?死者家属全部被抓,3个7-8的岁的孩子却无家可归。
领导吃干饭,现在还有这种事,我们南康龙岭被污染的没法生活啦,我淮备到广东租房啦,晚到早上9点,是天空一片中纤板的丝粉,这种生活不用几年我们哪的人慢慢全会死光,你说我们污染就有份,但我们这基本的路还黄土,好处没有,还想不让我们活,上帝我们平民乍活啊............
有好处的地方就会有JC,拆迁或征地是开发商与动迁户之间的事,就好像是买卖,双方达成了协议兑现之后,才能取得许可开工,与JC没有什么事,这个开发商一定是土地方面不合法,才会让JC来吓唬老百姓,这个JC局长为什么这么尽力?能讲讲这个局长的情况吗?你们到北京告发他们呀,国家现在正在抓这样强占耕地的事情,先到国土资源部告这个开发商菜地盖楼没有批文,再到GA部告那个局长乱用职权,动用特警制造矛盾.
不知道网友看到ZF大门上方的横幅标语以及事件的本身有何感想?
是讽刺吗?
他当官的可以打击报复,将错就错,咱们老百姓的命就那么值钱吗?不晓得以牙还牙吗?
其实在如今的消费水平上百万也只能是一时的无忧,还得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财富
还有以后商用土地是越来越稀缺滴,不知道ZF部门清不清楚
不要贱卖土地,给农民留条后路吧
看官观点:国家政策性征地的补偿也许没有商业开发的补偿款多,但要站在全局的立场,
从长远看,为了我们的后辈,舍小我,成就大我。
 别人为什么都领到上百万补偿款了呢,想多榨国家几百万那是做梦。土地是国家的,农民征地还要个几百万那城镇下岗职工谁给补偿呢。不要换着名在网上编小说了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有那时间快去捞人去吧
全中国被强拆的父老乡亲们,大家都来顶呀!
捞人?怎么捞?法制社会,如果真的犯法了,谁都按法律程序接受处理.貌似很懂法的人怎么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安机关的执法行为如果没有合理合法的证据,就算是有拘留手续,也一样是要被撤消的.并且当事人有权追究其行政责任的。
无论是谁,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说话那么肯定恐怕也是在为自己增加信心的筹码.而问题最终到解决的时候,怕是某些人想认错都晚了。
说实话与某些人在这里对话,有时候自己都觉得很可笑。若干回合交锋下来,剩下的人无非是三方,一是事件当事人的亲友,二是ZF职能部门的代言人,三是普通网友.前两者都在争取我们这些普通网友的支持.一方是不善于言辞的农民代表,二方是一切以行政行为绝对正确的姿态,高高在上盛气凌人,貌似不容置疑.三方是更多抱有同情心敢直言的人们.各自都希望自己的行为和理论站的住脚.但总是有心虚的人呀.坦然地活着才是幸福.
希望事件能得到和平解決,大家不要有衝突,不會發生慘劇,畢竟有人在,才有家園.
  建议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
 现在有网络,曝光得很利索,想要掩盖也没那么容易了,没有网络时期的法治,该有多少冤魂不瞑,今天的中国,欠了这些人多少债
  黑暗降临很久了,离天亮还远吗?
 说实话这样地事听多了都麻木了!
  
  
  只能说在中国一切皆有可能!
这件事不是很久了吗?事情还没得到解决?
这是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度,金钱利益至上,道德伦理缺失危局抵不过物质利益追求的勾引
房价不掉,强拆不倒,农民入保,灰色不少........
现在是民主社会,不管在拆迁中双方有什么样的矛盾、争议,都不应该用这样粗暴的方式去解决。
权力过于集中,便滋生着权贵们的腐败生涯,于是,痴狂无度地滥用权力,用权力来满足个人**的冲动。官位的升迁、财富的**......  都可能与民众利益发生冲突。联系到地方具体的拆迁,倌员为了物质利益与商人勾结,为了追求政绩捞取升迁资本,都可能让他们产生强劲的动力,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强力推行拆迁。于是乎,这一把刮取民汁民膏的屠刀,便刺伤社会、刺伤老百姓。
老百姓的正当权利最终是要靠权力的保护才能实现!
如果不闹出人命,这事就算过去了的。
贪官污吏,**是一大弊端,有关部门应该加大惩治力度,创造清廉环境。绝对不能让这种悲剧重演!
权力介入了,拆迁就无公平与正义可言。
[b][color=MediumTurquoise]中国的拆迁纠纷中,为什么地方ZF地方倌员总是偏袒开发商人甚至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利益!利益!利益! [color=Blue]
在一些野蛮强行拆迁中,有些地方倌员之所以赤膊上阵,置国家的法律于不顾,光天化日动用国家机器强行非法拆迁还有更大的原始动力,那就是接受了开发商的贿赂。
可怜的村民只会拿命去搏。
返回列表